竞彩足球指数分析
當前位置: 威廉希爾中文網站app_娛樂官網*** > 軍事歷史 > 正文

戰地為御寒取暖 男女戰士相擁而眠

2013-03-09 16:11|軍事網| 編輯: | 點擊: 次 | 我要評論()


  學生兵開赴朝鮮參戰

  一名曾被派往朝鮮戰場的學生兵多年后回憶說……

  早春的朝鮮,依然天寒地凍。由于敵人完全掌握了制空權,部隊只能白天隱蔽,晚上行軍。夜晚寒氣逼人,很多戰士傷風感冒,部隊一入朝就出現了非戰斗減員。師首長對此特別關心,強調一定要在部隊內部大力開展老帶新、強幫弱的互助活動,尤其是對隨軍入朝的女同志,要給予特別的照顧。

  張科長立即貫徹上級指示,要求我們每兩人組成一個團結戰斗的互助組,不僅在行軍戰斗中要互幫互助,而且宿營時要相擁同眠、共御風寒。科長看了看科里唯一的女兵張琳,盯著我說:“你和她組成一個互助組。”



  我聽到他的吩咐,頭腦一下子就懵了:“叫我和她互助,那宿營時不就要一起睡嗎?”科里的男兵“轟”地炸了鍋。老魏頭揪住我衣領說:“告訴你,這叫革命需要,戰斗互助。小屁孩,還敢質問科長,想翻天啊?”

  張科長又溫和地對我說:“入朝以來,指戰員們大都遠離村莊宿營,疏散隱蔽在山林之中。為了防寒,我們都是好幾個人擠在掩體里,抱成一團,相互腿靠腿、背靠背,再搭伙蓋上夾衣,最后在頭上嚴嚴實實捂上雨布,才能勉強抵御風寒。但這幾天,張琳是一個人睡,盡管大家幫她鋪了厚厚的干草,又給她多蓋了一條軍大衣,仍不頂事,她還是凍得發抖。”


  張科長的話讓周圍起哄的人都安靜了下來。科長說:“科里先派老魏頭給張琳做了工作,要她看在你年少體弱,又拖著一條傷腿的份上,發揚階級友愛,跟你結成‘團結互助二人戰斗組’,不僅在行軍戰斗時關照你,而且到達宿營地要抵足同眠,共御風寒。人家姑娘都同意了,你還在這里拿什么架子?”我低垂著頭,半天都沒開腔。

  第一次互助同眠是在負重行軍40公里后。其他戰友放下背包,剛咽幾口炒面就呼呼入睡了。戰友們如兄弟一般,相擁而眠,從相互的體溫中取得一些溫暖。張琳比我年大5歲,可我們總是兩個未婚青年,這樣互助算什么事呢?我還是想不通,就近找了一處避風的巖坎,用膝蓋托著軍用皮包做起統計報表來。

  “你這小家伙,道理講過了,你還膩膩歪歪地找借口逃避,難道陪自己的階級姊妹睡睡覺取取暖就失去人格尊嚴了么?何況,你們是和衣而眠,眾目睽睽,還有什么不好意思?”科長說著,又甩過兩件夾大衣,嚴肅而親切地瞪了我一眼。我硬著頭皮進到洞內。張琳笑了笑,給我騰出一半臥位。

  第一次緊挨著異性躺臥一起,我緊張得手腳都不知道該怎么放。盡管隔著厚厚的軍衣,但在我還是仍能真實地感受到她的身體。異樣的溫暖像電流貫穿我全身,心跳和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,趕緊悄悄把身子挪開一些。張琳說:“挨近點,靠近我,不然要鉆冷風!咱們是行軍打仗,沒啥怕的,千萬不能凍著!”她一邊親切地叮囑,一邊伸過手來,輕輕將我已凍僵的傷腿攬入她的懷中,用她的體溫溫暖著我,我嚇得一動也不敢動。慢慢的,她像親姐姐般給我的溫暖使我心情放松下來,我也輕輕抱住了她的雙腳,把自己的體溫傳給她。

  從這天開始,直到春寒過去,我們一直相擁而眠,一起度過了入朝初期那段最艱苦的時光。


  • 復制鏈接
  • 打印文章
【已有位網友發表了看法,點擊查看 。】
用戶評論:希望朝鮮理性看安理會決議 應當理解中國難處
發表評論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
竞彩足球指数分析